<em id="vr5bp"><form id="vr5bp"></form></em><em id="vr5bp"><pre id="vr5bp"><track id="vr5bp"></track></pre></em>

    <form id="vr5bp"><span id="vr5bp"><track id="vr5bp"></track></span></form>

        <form id="vr5bp"></form>
            <form id="vr5bp"><form id="vr5bp"></form></form>

              <sub id="vr5bp"></sub>

              媒體支配時代的品牌營銷

              2019-01-04 23:04 0

              對于感性學營銷的講解分成兩個大的部分,第一個部分是絕對感性,講解的是美學部分,達到藝術化的程度;第二個部分是感官感性,是人的感官官能在社會化中的情感與情緒表現,通常在接觸管理中應用。

              所謂媒體支配的時代,就是指人們在快速變化的世界里無所適從,缺少了理性建立需要的時間進而喪失了理性思考的能力,沉入到信息化的汪洋大海中淪為信息的奴隸。絕對感性在這個時代缺位,藝術在“快”中躲藏了起來,所有作品都只能在前人思想的糟粕里產生,最后通過強大的媒體支配權力讓人們適應糟粕、成為糟粕。

              深刻是這個時代的敵人,圭恰迪尼有句名言:“請到勝利者那邊找我”,我們這個時代的“勝利者”無疑是“淺薄”。淺薄最大的表現就是感官感性,而感官感性缺少了知性能力成為最不穩定的官能,它在信息時代總處于搖擺狀態,“成功者”是自身的可展望的可能性,而搖擺的根源就是因為有眾多的可能性。

              媒體支配時代誰在支配媒體?在西方,媒體是大眾的權利,它的社會與政治功能是監督權力,所以如美國總統特朗普也不可以拉黑、刪除公眾的評論。在中國,媒體是屬于政治的,即使如擁有眾多媒體公司且本身就具備媒體特性的互聯網巨頭,這些“成功者”也只能在政治之外的企業獲利上隨意愚弄、欺詐、欺凌、欺騙公眾。

              大部分大眾都知道被欺,但也愿意,原因是這是成功的路,堵上這條路,無異對自己將來可能成為成功者而失去欺他的土壤是不公平的?!白云邸边@個人性的弱點在這個時代被無限放大了,它成為了所有人,包括營銷者們肆無忌憚使用的“營銷心理學”黃金法則。

              這個法則有一個先天基礎“主奴文化”與當代“成功學”基礎,品牌營銷策劃者只要將品牌稍加潤色,經由媒體傳播,就可獲益,這就是那些非法集資都可以成功的原因。大的企業由于有龐大的資金,可以請到那些優秀的策劃師,在品牌的每個接觸點進行完整的設計,加上媒體支配的能力,營銷自然大獲成功。

              中小企業品牌難以成功,是因為他們只花了不完整的品牌策劃的錢,缺少了媒體的投入,更不懂得如何品牌化營銷,于是想當然地找瞎找原因。小米當初的產品是很爛的,但由于實施了媒體支配的策略,加上人們的經濟能力普遍難以逐年更新高貴的蘋果得以成功;而華為體量是驚人的,它瞄準的三星的市場,所以三星離開中國是華為需要做的事情,而事實上三星也識趣地黯然離場,“成就”了華為手機。自從三星走后,就再也沒有三星手機“質量”事件了。

              品牌營銷策略有時候是市場的,有時候是政治的,取決于你擁有什么樣的資源。宗慶后趕走達能,百度趕走谷歌,走的就是“愛國”的政治的路線,華為只不過照抄而已。

              人們很容易相信一件事情,也很容易忘記一件事情,如自媒體。網絡公司(社區、博客、微博)為了讓人們長時間留在網絡世界里,需要先讓人們相信自己可以成為名人,并通過自己建立的個人“品牌”掙錢,成為成功者。這就好像改革開放,似乎人人有機會,個個有未來,每個人都打了雞血似的日夜泡在網絡里,說著別人說過的話,談著該談與不該談的見解,為了那些粉絲數眼睛都盯出血來了。

              自媒體現在搖身一變成為網紅、大咖,現在的職業叫網絡直播員、寫手、段子手…,不管你有多不信,或者多不屑,你都在網絡世界里或多或少地為網絡公司或者為這個時代付出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時間”與“幸?!?,人們從祖輩的農耕華麗轉身為網耕,人性的光輝用不同的方式埋葬著。

              讓人們相信可以成功的原因自然是網絡公司們自己泡制出來的“成功故事”,就像當年淘寶商城為了讓人交錢進商城用自己的團隊和流量憑空造出了幾十家成功淘品牌誘惑商家入駐的手段一樣。當然,后來每個人也都知道要先刷單才能賣貨這個造假法寶了。其實,這些把戲人類已經玩了幾千年了,只不過當年是街頭賣藝找托兒,現在是叫媒體支配。

              人的行為受政治、社會偏好的影響,產生政治、社會價值需求的行為傾向。這不僅在公眾身上反映出來,在哲學家身上也一樣有。從笛卡爾開始,受科學的影響,哲學開始走科學化道路,斯賓諾莎的哲學就是用幾何學的方式寫出來的?,F在看這是哲學家受科學化的影響,用霍金的話講,微觀世界哲學已經沒有說話的空間了,哲學家應該回到哲學道路上去,而不是被科學化。

              同樣,品牌對于企業而言不是必然性選擇,而是被動迎合與獲利方式的選擇。品牌對于消費者而言是沒有選擇,只在選擇中因為品牌的宣傳影響形成了一種情感偏好,這樣的偏好形成就是文化的影響,而文化的元素與強弱對人的影響至關重要,它影響人們的觀念形成,最終影響品牌的選擇。

              在琳瑯滿目的商品里的眾多品牌中,東西方的商品都帶有強烈的文化屬性。凡事科學的、西方生活化的東西中國消費者首選是西方品牌,如高科技的汽車產品、國際時尚的服裝服飾產品。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就是娃哈哈當年憑借渠道優勢打造的非??蓸?,在農村市場火了一回,但當農村人也知道可口、百事才是可樂的時候,非??蓸芬簿蛪劢K正寢了。

              類似于非??蓸返睦訑挡粍贁?,中國消費者對中國產品也由逐漸喪失信心到完全喪失信心的階段。也就是說,品牌由企業之間的競爭延伸到了國家品牌的競爭,而這種競爭中國在國際上完敗。中國的消費者到了日本或西方任何國家幾乎是不認品牌的,因為他們相信日本人、美國人、歐洲人誠實守信,任何商品都有保障,所以他們售出的任何奶都敢喝,任何食品都敢吃。

              中國人似乎也認識到這個不可克服的困難,于是,服裝主打中國風,用棉麻料,做尼姑裝、布衣裝;化妝品主打中草藥,醫院都中西醫結合。就這樣,中國企業依然節節敗退,中國元素結合現代元素怎么都沒有西方人結合得好,因為我們既無法拿捏準中國藝術的精髓,也把握不了西方現代藝術精神。中醫的醫術要靠西方的機器“把脈”,中醫的草藥缺少藥性,只能在中藥里加西藥。

              國內很多品牌依然活得不錯,其實這不是品牌的成功,而是我們的消費者沒有選擇。比如牛奶,如果中國人都喝進口牛奶,那么歐美人就要改喝豆奶了;如果中國人都用進口骨瓷,世界上除了鳥獸滅絕外,死人的骨頭也有了市場了;如果中國人都吃進口糧食,餓死整個歐洲人也不夠。

              掠奪性市場經濟以及巨大的人口基數給了中國企業投機的機會,但這個機會正在消逝。隨著原始積累的完成,超級企業會一步步吞食市場,進而壟斷市場獲得高額利潤,國家政策也在幫助這些超級企業完成市場壟斷。走在最前面的除了金融保險業,互聯網行業也已經完成了這種壟斷,而政府并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在這樣一個市場中,人的情感在媒體支配的時代遭遇惡意蹂躪轉而相互踐踏最終疲憊不堪,所有人性最美好的東西都只能被收藏。感性學營銷在實踐中需要的不是對絕對感性的把握,而是對人的感性中那些普遍情感進行解救。

              品牌營銷必須回到起點,回到與人類最普遍情感相連結的那個階段中,回到品牌的本意-“名聲”中去。這一名聲即為感性的共通性,亦即品牌的真與善。


              QQ咨詢 18767108516
              超级算力是什么东西啊